深挖 _1

2021-12-27 18:49

html模版深挖

网友评价其“有逻辑、有情怀、又有温度”、“折服于身高,拜服于才华,最后是被人品所吸引”

文 | 杨维格

11月11日,有网友发文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将其B站视频收益全部捐赠给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此事引发关注。笔者关注到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近期确实在官网更新了捐赠名单。根据捐赠名单显示,自去年4月16日开始至今年10月,名为罗翔的捐赠者已累计向该基金会捐赠了37万余元。基金会工作人员回应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确实是他们的捐赠人。

作为知名博主,这不是罗翔第一次上热搜,他的故事得从2020年初说起。

两天破百万,涨粉最快的博主

罗翔,70后,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政法大学刑法学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刑法学、刑法哲学、经济刑法等,曾做客《今日说法》解读法律。他在网络上未走红之前,其实就是政法大学的明星老师,据说上大课的时候,200人的教室能挤进400人,走廊里都挤满了人,连窗口都趴满一睹风采的学生。

2020年初,罗翔的授课视频中一些有趣的片段被网友剪辑搬运,传播面越来越广。视频中坐在蓝色单调背景前的罗翔,穿着朴素,普通话不太标准,却凭借一个个刑法案例,让网友上头,他用一个虚拟人物“张三”来讲述各种离奇段子:张三被犬决、张三放高利贷、张三劫持军用航空飞机……为此还有一些网友改用张三做网名:张三的传奇一生,张三的学法日记等。幽默之外,更是让无数人开始认识、了解法律。

2020年3月9日罗翔在B站开设账号“罗翔说刑法”,发布科普向视频,仅两天就积累了百万粉丝,半年更是突破了千万关注,成为全网粉丝涨速最快的博主。开通短视频账号后,开始系统更新视频,不仅有对热点事件的法律解读,也有对法律精神的深刻阐述,还推荐书籍,分享读书心得,也有如何填报志愿、如何过得更有意义等人生话题。网友评价其“有逻辑、有情怀又有温度”、“折服于身高,拜服于才华,最后是被人品所吸引”。

被质疑将法律娱乐化

有赞美,也就会有批评。有人质疑罗翔将法律娱乐化,对此罗翔的回应是:“普法单口相声只是形式,希望储存厚重的内容,用喜闻乐见的方式让厚重的知识得到传承。通过叙述曲折的案情,深化学生对法律法规的理解。”

这次罗翔捐款,有网友表示微博失去罗翔是一种损失。2020年9月8日上午,罗翔发布微博称“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因为前者是永恒的,后者却很快会消失”。当天正值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抗疫英雄受勋。微博网友认为罗翔在这个时间点发布这些内容是在映射他人。

罗翔对此解释称,自己经过学生提醒才知道当天抗疫英雄受勋的新闻,而上面这些话只是看书的摘录,并且附上了摘录原文的图片。之后罗翔发了最后一条微博,其中写着:“确实被有些人的捕风捉影弄得生气失望,由于时间精力有限,暂时不更博。”同时在B站,罗翔也发文解释称,微博内容只是对自己的提醒,并真心为钟老获奖高兴,并附上一句话“误解是人生常态,理解是稀缺的例外”。

贪玩,爱喝酒,还狂妄

罗翔出生于湖南耒阳,他的祖父识文断字,书法工整,环亚ag手机推选AG发财网,在乡间颇有威望。但祖父年轻时就家道中落,从富农变为贫农。小时候的他曾偷东西,偷喝酒。1995年,因为父母觉得学法律有前途,罗翔考入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脱离了父母的约束之后,罗翔高兴了喝酒,受挫了喝酒,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和同龄人满大街出去玩。大学成绩只是勉强中游,大学英语六级考试还是在女朋友的鼓励和帮助下考过的。

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毕业后,罗翔考入了中国政法大学攻读硕士。硕士期间,罗翔的父母基本就不再给他生活费。罗翔当时为了补贴生活费,读研究生期间就开始在辅导班讲课。但是,他从小很害怕在人面前说话。刚开始来北京的时候,普通话说得不好,说话还结巴,经常被人嘲笑,一开口就自卑。当时讲课的时候,他会写讲稿,把要讲的每一句话都写出来,每一个要讲的案例都写出来,甚至连“下课了”三个字都要写出来。后来讲得多了,才慢慢熟能生巧。

回忆起大学时光,罗翔剖析自己为“非常狂妄”,那时的他谁都瞧不起,懒得搭理别人,自认为自己看了一些书,出口咄咄逼人,经常把人说得哑口无言。但2003年北京天桥上,两声下跪的“扑通”,在罗翔心里重重地敲下了“法律助人”烙印。

两声下跪的“扑通”声

在最近《我的青铜时代》访谈节目里,罗翔讲述了这段让自己羞愧的经历:2003年冬天,还在北大读博士的罗翔,在海淀区双安广场的天桥上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灰白头发,带着数个破破烂烂的编织袋和一个古老的黑色旅行袋。罗翔一开始看到她时,还以为是乞丐在讨钱。当老太太向他询问如何去某法律援助中心时,他因为不熟悉,就只说了一句“不知道”。但当他看到老太太在寒风中总是问不到路时,心中终究不忍,就用手机给查号台打电话,问清了地址。这时老人突然扑通给他跪下,泣不成声地念叨:“你是个好人”。

看着老人从贴身的内衣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个皱巴巴的信封,颤巍巍的记下地址,罗翔内心再次被触动,提出打车送老人家过去,老太太再次扑通一声跪下感谢他。而当时已经考过律师执照并在律所兼职的罗翔,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因为担忧,也不想要惹麻烦。到援助中心时,老太太对他说“你就不用陪我上去了,别影响你的前途”。

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公开讲述此事。2003年,罗翔读博士时,用了一个偏女性化的笔名在北大未名BBS上发布过这则故事。当时有人以《女大学生的日记》为名转载,因着暧昧的标题,转发量很多,影响较为广泛。2017年,他又在个人微信公众号“罗翔说刑法”中发布了这个故事,并起名为《下跪》。其中有着更深刻的自我反省:“我悔恨没有勇敢地对她说,我学习法律,愿意为你提供法律援助。我们信仰法律吗?其实,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点良知和一点勇气。”

演好自己生活的剧本

罗翔在北京大学获得博士后,2005年在中国政法大学开始任教。2008年,他被中国政法大学评为“法大历届最受本科生欢迎的十大教师”之一。据其回忆,2008年的冬天,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在追求名利的路上一路狂奔,目空一切,狂妄与狂傲”。但生活的经历开始慢慢让他反省自己。

2009年,罗翔赶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当访问学者,其间发生了一件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事情。有一天,他开车走山路时,下意识地踩了刹车。据其描述,当时车子的一个轮胎已经在悬崖之外,而另一辆车恰巧从旁边经过。如果那时打一下方向盘,他连人带车肯定就会从二三十米高的悬崖上摔下去。事后罗翔反思说:“若非命运的庇护,你早就没了。”

2010年时,33岁的罗翔经历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而这一年也被罗翔后来比作是“比2020年莫名走到聚光灯下要重要得多”。虽然无从考证转折事件的具体细节,但是从罗翔的感悟中可窥见一二:“当人经历了生离死别,目睹亲人遭遇的苦楚,那时候你就会发现,人的力量真的有限。”

目前,罗翔已经出版《圆圈正义》、《作为自由前提的信念》、《刑法学讲义》等书。

2021年,44岁的罗翔获得“2020年度法治人物”称号。被越来越多的公众认识和关注,罗翔很是谦虚地表示:“这就像中彩票,应该只是运气而不是成就。”他还是自己定位是一名老师,虽然因赚取生活费走上讲台,但他已经在讲台上站了20多个年头。“卑微的起点会促使你开始一件事,但是让你坚持下来的,一定是热情和使命。”

参考资料:世界华人周刊、《十三邀》、《我的青铜时代》、罗翔说刑法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