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材料vs新宙邦:电解液“双雄”争霸,谁主沉浮_2

2022-05-24 09:24

html模版天赐材料vs新宙邦:电解液“双雄”争霸,谁主沉浮
相比于天赐材料的纵向一体化布局,新宙邦更偏向横向业务拓展。

  今年来碳酸锂吨价一路走高突破50万元,锂电池电解液的涨幅也同样惊人。

  通联数据datayes!显示,2021年1月1日-2022年3月28日,磷酸铁锂、三元圆柱电池电解液市场最低价分别增长了171.43%、275%。

  价格大涨之下,电解液两大龙头天赐材料(002709.SZ)和新宙邦(300037.SZ)业绩大幅增长。2021年,天赐材料、新宙邦分别实现营收110.91亿、69.51亿元,同比增长169.26%、134.76%;实现净利润23.07亿、13.64亿元,同比增长361.06%、160.48%。

  同为半路转型的两大电解液龙头,谁的综合实力更强?谁又能在数百亿级的电解液市场分得更多蛋糕?

  1、两公司先后入局电解液市场

  或许和两家公司董事长的化学教育背景相关,两大龙头的初始业务也都与化学有关。

  天赐材料成立于2002年,起初主营业务为日化产品材料,2005年开始进行锂离子电解液研发。

  2007年,天赐材料引进Dr.Novis Smith六氟技术,开始产业化销售电解液产品;2013年,六氟技术投入市场,公司成为国轩高科等电池厂的电解液主要供应商;2014年,公司成功上市并持续拓展客户,于2015年收购东莞凯欣电池材料有限公司(2019年注销,东莞凯欣业务已转至公司及其子公司宁德凯欣),打入宁德时代供应链。

  新宙邦的创立时间比天赐材料早六年,开始锂电池电解液研究和生产的时间则比天赐材料早五年。

  新宙邦最早是从事电容器电解液相关的生产和研究。2000年,国内锂电池产业链刚起步,配套材料依赖进口的问题十分突出,公司在电容器电解液的技术背景下,开始踏入锂电池电解液领域;2004年,新宙邦用于锂电池电解液规范化生产的坪山工厂投入使用;2010年,公司成功登陆创业板,2011年同三星、松下、索尼等公司展开战略合作。到了2014年,公司迎来了高光时刻,锂离子电解液销量跃居全球第一。

  但新宙邦第一的位置没坐多久,就被天赐材料后来居上赶超。2015年,天赐材料收购东莞凯欣后电解液产能升至2.5万吨,成为国内产能最大的电解液公司。

  2、纵向一体化Vs横向布局

  从电解液的成本占比来看,电解质锂盐占总成本的62%,有机溶剂、添加剂和制造费用分别占据19%、9%和8%,可见电解液的价格与锂盐价格息息相关。而电解质锂盐主要使用的是成本较低的六氟磷酸锂,这也是天赐材料的“杀手锏”。

  从公司发展历程来看,天赐材料在涉足锂离子电解液不久后,在2007年开始了六氟磷酸锂技术的攻坚之路。

  目前,公司所需的六氟磷酸锂基本可实现自供。2022年2月,公司在接受机构调研时称,目前拥有折固3.2万吨的六氟磷酸锂产能,自供比例超过90%,规划的六氟磷酸锂产能基本覆盖至2024年的需求量。

  产能持续扩张的同时,公司也没有停止技术研发的脚步。2018年,天赐材料与中央硝子合作,进行液体六氟磷酸锂的研发。

  据悉,新宙邦最开始也考虑攻克液态六氟磷酸锂,但该技术相比较普通六氟磷酸锂来说门槛较高,公司最终选择采购进口六氟磷酸锂。

  “抛弃”了成本占比最高的锂盐,新宙邦选择了主攻成本占比仅19%的溶剂和9%的添加剂。

  2021年公司主要原材料的采购模式显示,碳酸酯溶剂和锂电添加剂的采购额仅占采购总额的12.77%、9.20%,而锂盐类的采购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高达45%。

  天赐材料在2015年也进行了溶剂(收购中科立新)和添加剂(控股古慕特)的布局。随后,公司进一步纵深产业链发展,增资从事碳酸锂提炼业务的江苏容汇、九江容汇;2016年设立九江矿业,负责锂原矿加工;2018年控股中天宏锂(锂电池租赁)、增资江西云锂(云母提锂)。

  相比于天赐材料的纵向一体化布局,新宙邦更偏向横向业务的拓展。除锂电池化学品外,电容器化学品、半导体化学品、有机氟化学品也是新宙邦的经营内容。

  截至2021年末,公司已形成13.04万吨电池化学品、4082吨有机氟化学品、3.84万吨电容器化学品以及4.57万吨半导体化学品产能。

  3、弯道超车,电解液龙头如何炼成?

  2015年,工信部发布了《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该政策于2019年6月废止),这个所谓的动力电池“白名单”让天赐材料得以迅速扭转战局。

  彼时,新宙邦的主要客户是海外的SDI,天赐材料则从2009年起打入万向、沃特玛、国轩高科、苏州星恒等国内锂电公司供应链。

  随着宁德时代在2017年一跃成为国内动力电池龙头,通过收购搭上宁德时代这班快车的天赐材料在电解液市占率方面节节攀升。2017-2020年,天赐材料电解液市占率分别为18%、22%、24%、29%,领先第二名新宙邦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从整体经营业绩来看,2019-2021年,天赐材料实现营收27.55亿、41.19亿、110.9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2.44%、49.53%、169.26%;实现归母净利润0.16亿、5.33亿、22.08亿元,凯发k8com,同比增长-96.42%、3165.21%、314.42%。

  同期,新宙邦实现营收23.25亿、29.61亿、69.5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39%、27.23%、134.76%;实现归母净利润3.25亿、5.18亿、13.07亿元,同比增长1.56%、59.29%、152.36%。

  天赐材料的业绩波动为何如此之大?成也自供,败也自供,和公司六氟磷酸锂原料以自供为主有关。

  2019年受部分车型购置补贴退坡影响,下游需求出现明显下滑,电解液供过于求,业内掀起了“价格战”,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更是从2016年的42万元/吨下滑至2019年底的不足10万元/吨,导致公司归母净利同比大跌超90%。

  2020年4月开始,六氟磷酸锂开始疯狂上涨模式,天赐材料电解液出货量达到7.01万吨,同比增长70.97%,带动公司归母净利润大增30倍。

  由于2020年计提充分,2021年天赐材料净利润再次迎来了3倍增长。这一年,公司电解液迎来量价齐升,现有产能15万吨、在建和新增产能高达125万吨;电解液产品价格上半年平均售价同比增长21.82%,下半年平均售价同比增长59.17%。同时,公司锂离子电池材料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升至87.76%,再创新高。

  2021年,新宙邦电解液业务也迎来了放量,实现营收52.7亿元,同比增长217.63%;出货量约7.8万吨左右,同比大增102%。

  盈利能力方面,新宙邦2021年毛利率为31.63%,虽同比增加5.87个百分点,但仍低于天赐材料的36.03%。主要也是受公司六氟磷酸锂外购比例较高(45%)影响。

  业绩展望来看,在全球锂电池需求量持续攀升背景下,华创证券预计天赐材料2022-2024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6.97亿/56.28亿/71.36 亿元,新宙邦分别为20.01亿/25.17亿/30.61 亿元,都有较大提升空间。

  据Bloomberg预计,到2025年全球动力电池电解液需求量约为132万吨;国内到2025年电解液总体出货量为86.5万吨,年均增长速度约为31.7%,总体市场规模约200亿元。

地址: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